瓷片之间阅读上海沧桑

2019-11-18 23:31 来源:未知

解绕脐居住在浦东一建于上世纪90年代的老公房内,没有电梯,时常要拎着捡来的瓶瓶罐罐和瓷片爬上六楼。他说,分房的时候自己还年轻,觉得多爬几层楼可以锻炼身体,所以选了最高的第六层楼,现在年纪大了,爬高楼就有点吃不消。

解绕脐是原沪东中华人事档案室副主任,中船系统资深人事档案管理专家,从事档案工作二十多年,遂养成考据癖,既喜欢行千里路,跑到工地去捡瓷片,又喜欢爬文数典钻研文史。

他家中客厅的地上,堆满了五花八门的礼品盒,礼品盒中装的都是解绕脐拣来的瓷片,被分门别类装好,达上万片之多。解绕脐不时还会从里屋搬出几个造型扭捏的土陶瓶,几块大部头的城墙砖虽然它们并不昂贵,与文雅的文房摆件更是不可同日而语,几乎可用乡里乡气来形容,但是在解绕脐眼中件件是宝,因为它们记载着一个地域的乡土人情,反映了上海沧海桑田的地理变迁。

比如他家中保留有三块明代的城墙砖,每块砖上都刻有不同的字,一块上边刻有松江的松字,一块刻有永久二字,一块刻有宝山二字。据解绕脐介绍,其中一块砖上的宝山二字所指的可不是现在上海的宝山区,但其二者之间确实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

解绕脐说,上海高桥镇东北三里许,有一座老宝山城遗址,是上海市级文物保护单位,原为高桥镇海滨村所在地(现在外高桥港区内),这是一座具有600多年历史的古代水军城堡。由于它位于嘉定东部之墟,为长江要冲,明洪武十九年(1386年)首次在此建立清浦旱寨,驻军防守。明永乐十年(1412年)在今高桥镇东北15华里处垒土为山,成为我国海运史上较早的灯塔之一。明成祖亲笔为文数碑,赐名宝山。《宝山烽堠碑》记载了宝山的来龙去脉,现存高桥中学内。

据浦东老地名记载,明万历十年(1582年)的一次特大海潮,冲毁高桥的外海塘,使宝山堡与宝山失去保护屏障。宝山不久被冲毁,宝山城在时淹时现中挣扎了几十年,最终,各类建筑陆续坍毁,士军流徙,海水日进,于清康熙八年(1669年)全部坍毁于海中。清康熙中后期,国力大增,为了实行严格的海禁,也需在近海口建立军事要塞,于是在原宝山西北2里处又新建一座宝山城。清雍正二年(1724年)嘉定县东部建立新县,因嘉定东境在浦江之东,有明代的永乐御碑及宝山城,故新县定名为宝山县,这是宝山县和宝山区名称的来历。

原来的宝山城就叫着老宝山或老宝山城,与今日宝山之区别现代上海人知之甚少,而解绕脐收藏的这三块城墙砖不仅引出了这一有趣的史实,也用实物间接证明了这一史实。

这几块砖都是在老宝山遗址捡到的,砖的年代各不一样,就是因为潮侵,宝山城曾多次坍塌又复建,但是烧造这个砖的成本又很高,所以对于那些没有完全被冲掉的砖,就又被捡回去使用,所以城墙上的砖现在是五花八门。而不同时期重新烧造的砖,它上边的字也各不相同,有的刻着宝山,可能是指宝山城之用;有些刻松,可能是制砖的地方;有的刻永久,应该是一种美好的寄寓,希望这个城不要再垮塌;还有的刻嘉定,说明这个地方历史上两属,有时属于松江府,有时属于嘉定府,等于说这个地方虽然很偏僻,但是区位重要,是州府争抢之地,也说明这个地方的重要性。解绕脐说。

在浦东的高桥地区同时出土了大量精美的瓷片以及货币,出土的瓷片包括北宋各个地区各个窑口的瓷片,大量的是龙泉瓷、影青、青白瓷,偶有少量的钧窑,说明现今人烟稀少的高桥地区,历史上应该是很繁荣的,在北宋末年或南宋时期至少是一个类似于港口、中转站这样的集散中心。今天外高桥得以成为远洋货轮进出中心,也是历史的必然。

我通过捡瓷片发现,历史上清浦镇这个地方是很繁荣的,但是历史记载对此都是轻描淡写。解绕脐捡到的所有实物标本,都关联着上海这座城市沧海桑田的历史地理变迁,这也更坚定了解绕脐要将瓷片捡到底的决心。

现在那个地方百废待兴,一部分划到外高桥港区,作为集装箱的堆场;一部分现在正在拆迁,可能作为市政府规划中的森林地带;还有一部分在外高桥烈士陵园对面,这里兴建了一个港城公园,曾经这里是金陵王庙

老宝山城之外,解绕脐在青浦的青龙寺也捡到了大量的瓷器和钱币。这些地方现在普通得不能再普通,但是跟它地底下出土的瓷片形成巨大反差,你不能相信历史上这个村庄会是今天这个样子。青龙镇历史上是个大港口,并且在上海出现之前,青龙镇就作为重镇存在,但是也鲜有史料对青龙寺曾作为东方大港这一方面情况有所记载。不过随着青龙寺这两年的考古发掘,这一史实越来越多地得到考古证实。

解绕脐将他毕生闲暇的时光都用来找瓷片,换回来的是他精神生活的充盈。

12

TAG标签:
版权声明:本文由正版四不像生肖图发布于艺术品,转载请注明出处:瓷片之间阅读上海沧桑